下午开社长大会,讲了一下午“社长大会是重要的,所以要来听”,但几乎没有听到有意义的内容。

下午吃了筑底食堂,晚上又去吃牛麒荟潮汕牛肉火锅。